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12-02 19:54

 熟悉老秦的读者都知道,法医秦明系列的案子,几乎全都有真实的原型。

11月28日,“人皮牢笼”案的真凶落网。

当肩负7条人命的劳荣枝对着镜头露出笑容时,我们发现,现实中的凶案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凶残……

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落网!

 

01

“人皮牢笼”,恐怕是法医秦明的小说《无声的证词》里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凶案之一。一幢老旧的筒子楼里,弥漫着让人难以呼吸的臭味,法医小组进入现场后,看到的是一幕让他们终身难忘的景象:

现场房间内摆设很简单。一个简单的灶台,东墙附近摆放着一张双人床和一张饭桌,西墙附近放着一台冰柜。最显眼的,还是房屋正中间的一个铁笼。是的,就是那种装野兽的笼子。

笼中隐约淌着一摊黑乎乎的东西,上面白点斑驳,第一眼望去,笼子里空空如也,但再往下看,正是一具已经高度腐败呈巨人观的尸体。

因腐败而产生的大量腐败液体浸湿了尸体的衣服,加之尸体膨胀,皮肤和衣服几乎连成一体、染成一色,根本看不出衣服的外形。而那些斑驳蠕动的白点,是密密麻麻的蛆。

腐败液体已经流出了铁笼,几乎半个房间的地面都被那绿色的液体覆盖,无数只蠕动着的蛆虫在绿色液体中拼命地汲取着营养。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作“穿着就有安全感”了,穿了胶鞋之后,至少不用担心蛆虫会顺着你的鞋子爬进你的裤管。

那股无法抵御的恶臭肆虐着我的鼻孔和嗅觉神经,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赶紧退了出来,开始换胶鞋、戴防毒面具。

“既然有这么个笼子存在,而且死者是被锁在笼子当中,那么,肯定是起凶杀案件了。”薛法医的声音透过防毒面具,减少了不少分贝。

我没有吱声,戴好橡胶手套,走进了现场。

通往中心地带——腐臭牢笼的路上,几乎无处下脚。虽然我无意杀生,但是每次落脚,都能听到蛆虫在脚下被碾碎的啪啪声。

——《无声的证词》第十三案人皮牢笼

在这个案子里,除了铁笼中已经巨人观的尸体,法医小组还在现场的冰柜里发现了一个结了霜的人头,凶手的残忍程度,令人毛骨悚然。

这个案子的现实原型,发生在20年前。

1999年6月底,法子英与女友劳荣枝来到了安徽合肥,租了一间房子。7月22日,法子英在某个电焊店里订制了一只钢筋笼。他告诉店家,这个铁笼子是用来关狗的。店家并没有起疑心。这对恋人看上去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谁也不知道,那条不存在的狗,和他们的外表一样,都是谎言。

劳荣枝那一年25岁,她长得很明艳,看上去落落大方。在走上犯罪道路之前,她甚至还曾是一名小学教师。

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落网!

 

到了合肥后,她却径直去了一家歌舞厅,化名“沈凌秋”,开始当起了坐台小姐。

她野心勃勃,显然志不在此。

就在她男朋友前去订制铁笼的那天上午,她向自己的一位客人打出了一通电话,邀请他来“自己家”坐坐。美人的邀约,听起来甜美诱人,这位姓殷的客人很快就上钩了。当他踏入房门后,他才发现,那个高约0.5米、长约1.5米的硕大铁笼,就是为自己而准备的。

殷某一开始并不相信这对情侣真的会对自己下毒手。

但法子英和劳荣枝很快让他知道,他们并不是在吓唬人。

这对情侣出了趟门,弄回一台旧冰柜。之后,法子英在路边随意找了一个小木匠,谎称自己家里要修门窗,把他带回了出租房。

小木匠一进门,就看见了锁在铁笼子里的殷某,慌忙夺路而逃,却被法子英一刀刺倒,紧接着又是一刀砍在脖子上,几乎把头砍掉下来。然后,法子英和劳荣枝两人抬着小木匠的尸体,将他塞进刚买来不久的旧冰柜。

这一切,两人都是当着殷某的面做的。

铁笼中的殷某早已吓瘫,之后完全照着他们的吩咐,写字条给妻子,让她交钱赎人。当法子英带着字条和自制的手枪来到殷某家时,殷某的妻子机智地寻找机会报了警。

她应该庆幸自己的选择。

因为她的丈夫早已被勒死在铁笼之中,她也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02

殷某妻子的报案,让警方有了抓捕的机会。

7月23日,合肥天气酷热。在如火的骄阳下,警车逼近了殷某家所在的居民楼。荷枪实弹的警察,一道又一道警戒线,以及一个又一个匆匆赶来的合肥警方负责人,处处让人都可嗅到那种一触即发的气氛。

位于最西头的409室里,持枪的法子英,正借助室内掩护与警察对抗,双方已经对峙了近一个钟头。四楼过道里,站满了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持枪瞄准的110民警。

考虑到人质的安全,警方一再克制,劝说法子英主动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法子英却有恃无恐,负隅顽抗,拖延时间。他倚坐在房间最拐角处的大衣橱边,前面是一张大床,严严实实地封住了身子,右手持枪,左手举着密码箱挡住头部。这样,他完全不怕警方的正面射击,他甚至对着门口喊话的警察王万成说:朋友,往边上靠靠,我要一举手你就没命了!

他用的是一种戏谑的口气。

王万成没穿防弹衣,离他仅三步之遥,可以说是充分地暴露在他的火力之下。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飞逝,在剑拔弩张的对峙中不觉就到了中午11点钟,喊话声已经明显声嘶力竭。为减少人员伤亡,争取时间营救人质,杜明克副局长下令使用防暴枪,对室内施放催泪瓦斯。顿时,409室烟雾弥漫,但法子英仍然不出来,直到2分钟后,实在憋不住了,才冲出房门,倚着门框对民警连连开枪。杜明克大声命令说:开枪!注意不能把他打死了,他手里还有人质!

这无疑增加了抓捕的难度。法子英利用地形,不断地与民警对射,激烈枪战持续了近10分钟,枪声如爆竹一般炸响在炎热的城市上空。当此紧急关头,就看出110这支快速反应部队的身手了,由周永、沈钊、陈峰三人组成的高、中、低立体交叉火力网,始终压住法子英,使他无法抬头。等他再次出现在房门口对外开枪时,周永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战机,果断开枪射击,这一枪十分准确地击中了法子英的右大腿。

法子英立即瘫软在地,但仍然握着枪,这时的周永不顾个人安危,一个健步冲上前去,用枪抵住了他的头。看着四周一拥而上的持枪警察,法子英终于绝望地扔下了手中的枪。

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落网!

 

大腿血流如注的法子英,被四名警察扯着手脚抬上警车,在呼啸而去的警笛声中,围捕战斗成功地结束。

但是,此时警方还不知道劳容枝的下落。

当男友被捕后,没有等到消息的劳容枝,敏锐地意识到情况不对,抛下铁笼和冰柜里的两具尸体,逃之夭夭。

这一逃,她便隐匿了二十年。

03

法子英被捕后,这对情侣犯下的其他凶案也浮出了水面。

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将一个有钱的男人勾到临时租住的出租屋,采用的是与殷某一案相同的手法。法子英拿出刀来,逼迫这个叫熊某的男人给家里打电话。但熊某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企图报案,被法子英一刀杀死。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再把他肢解开来,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装进一个黑色的大旅行袋。然后,法子英拎着这个旅行袋来到死者的楼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听熊某住在几楼。

法子英站在601室门外,掏出钥匙,从容打开房门。这是晚上8点多,熊某的妻子和他们两三岁的女儿都在家。法子英进去后,将旅行袋倒提起来,把碎尸块抖在熊妻的面前,让她拿钱。

女人当时就吓傻了,将家里的20多万现金全都拿出来。孩子吓得直哭,法子英就先杀死母亲,再杀死小孩,然后将劳力士表、手机等洗劫一空。遗留在出租屋里的熊某的头和躯干,两天后才被邻居发现,当时的情形也和殷某所困的出租屋一样,发出一阵阵强烈的尸臭。警方搜查了这座出租屋,从中发现一张名单,所列都是南昌有头有脸的个体老板,估计均为法、劳二人下一步勾引绑架的对象。

在南昌警方带过来的现场资料里,可以看到女主人双手、双脚被绑,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孩子被残忍地浸在浴池中,身上仅穿一件小布兜。地上一片狼藉,鲜血横流。

案发后,南昌警方投入了大量的警力,走访了全市的坐台小姐,仅获得了劳荣枝使用的名叫“陈佳”的假身份证。警方多次去四川寻找陈佳,顺藤摸瓜,终于在深圳的边防证登记处,查实陈佳即是劳荣枝。

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落网!

 

此后为了追捕法、劳二犯,南昌警方三年来走遍了全国各地,千辛万苦,一言难尽。当法子英与警方讨价还价的时候,曾吐露出前两年他们在温州,做过一个连杀两名坐台女的案子。可温州的公安带着图片、指纹过来后,法子英又一口否定了。再问,他就东一句西一句,或是赖在地上不起来,让你形不成笔录。但温州警方却坚信这起案子为法、劳二人所作无疑。因为其中一个细节能对上:法子英曾说过,小姐绑手脚的绳子,是他随手扯下的电话线。如果不是亲手作案,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这一细节。

1997年10月,温州一家出租屋内,两个女子被杀,均是双手双脚被绑,脸朝下,趴在床上。这两个小姐一个是坐台女,一个是妈妈桑,可想而知都很有钱。案发后,因为所搜集的破案线索不多,失去了侦破的最佳时机。法子英被捕后,指纹比对一致,此案终于告破。

至此,仅有确凿证据的,就已经有了7条人命。

在法子英的供述中,他们还曾到过广州、常州、南宁、厦门、东营、黄梅等地,每到一地,也都是劳荣枝出去坐台。但法子英没有再招供任何命案,也不知道他们的手下是否还有别的受害者。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因绑架、故意杀人、抢劫被执行死刑。

2013年,《无声的证词》出版。老秦根据此案的一些细节,进行了改编,将它写进了小说之中。

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终于落网。

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落网!

 

04

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

认识法子英时,劳荣枝才19岁。那时候的法子英,因为抢劫罪蹲过8年的监狱,还离过一次婚。两人在一场婚礼上相识,从此一起踏上了犯罪的道路。他们下手残忍至极,丝毫没有人性。

即使是在被捕的时候,劳荣枝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巨人观尸体、结霜的人头……《法医秦明》小说里的凶手原型终落网!

 

人性的黑暗,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而背抵黑暗守护光明的人,他们的道路也充满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荆棘。

光明或是黑暗,选择都只在一念之间。

你又是如何看待这个案子的呢?